所以我有一個建議就是說司法院應研擬適當的裁判格式,然後讓它達到後面後面這一些功能,到底什麼是因案不同嘛!因為簡單就簡單處理,複雜就複雜處理,這樣就比較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