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說以他們的立場來講,因為以往都是比如說我們填志願,台北推、台北檢這樣一直填下去,怎麼會一直推推推,到了澎湖推才回到台北檢,無形中大家就會覺得檢察官那個位置就低了,所以後來是用名次,是用一、二、三,比如說第一名是什麼,第一名是檢,然後面四就是檢,就是按照這個次序,我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還是這個樣子。但是我也沒有說評價他的說法對跟錯,只是說在當時他會感覺到,如果說我們今天這樣子推,我的意思說如果採了這個案子的話,你現在考上司法官訓練的人,你要怎麼去決定說,你去受法官的訓練、你去受檢察官的訓練,我相信做不到;而且我剛回過頭來,以我個人的經驗,我覺得合訓真的沒有什麼不好,因為一開始的時候,一個司法人員要培訓的時候,你有很多地方其實是共通的,比如說你到某些機關去實習,或者到某些那都是一樣的,只是說你將來在當法官、當檢察官你就要明講你自己的本位立場是什麼,法官是要有絕對證據才能判決,你不是支持檢察官立場,像我以前當法官,判了很多檢察官的無罪判決,檢察官很生氣,我說大家立場不同就是這樣,我覺得這個合訓並不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