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剛剛聽的時候,請問一下國昌委員有一個問題,就是所謂陪審跟餐審就是這種制度的引介,那麼我們希望的是這些,就是一般人民進入這個審判過程,那我們是希望他更遵照,無論是海洋法系的沒有合理的懷疑或是大陸法系的確信,是我們更希望他遵照這個呢?還是我們希望也引進社會氣氛當中,如果社會氣氛當中是寧願勿忘勿縱,而比較不願意勿忘的話,那我們是希望這個部分也進入呢?還是就是應該是要遵照無論是確信還是沒有合理的懷疑,就是這個的意思,還是人民可以可以反映一下社會的氣氛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