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我所知,日本人就是剛剛那個國昌委員說日本人剛開始對於裁判員制不太願意接受的原因,是因為日本一般人認為說,考上法朝的人是拿到人生勝利組的門票第一張門票,所以他們認為審判的這件事情,交給頭腦比較好的人,就是比較聰明的人,所以他們認為法官來審是合理的。那後來參審制剛開始的時候他們剛剛就跟我所知道的數據,剛開始是有點排斥的,後來人民參與了之後到目前為止,其實反對的聲音其實也還蠻多的,就像上次林裕順教授所提的就是,有人因為國家讓他在參與審判當中看到他不想看的場面,以致於造成他心理上的創傷申請國賠等等。所以我覺得就是說,我想要了解的是說,剛剛回到說日本人基本上他是不太,因為他認為這是應該是聰明人幹的事情,所以才去做審判,因此當他覺得他有權利來審判的時候他們是害怕的,日本人是害怕的。可是真的參與了之後呢,就是有一些人當然是很高興的參與,但有一些人也是很害怕,就像你剛講的十二怒漢那種情況,就國昌委員,我想要請教您說,您的研究裡頭,對於同樣一個案件裡面認定你無罪,就是當人民審判之後是期待讓他就是更公平、更公正,所以無罪率可能會比較高一點,那您認為說這種審判當中做決定時候,學歷、學經歷有沒有關係?還有剛剛您有提到,就是說一般社會地位比較高的都會認為說警察這樣做剛剛好而已,就地位比較低的就會覺得他有意見這樣,那我覺得這個人民參與審判的時候,他的學經歷跟他個人會不會對於同樣一個案件時候,參與的人不一樣,因為這樣子而有落差,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