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謝謝司法院跟法務部對我們這個提案的支持。在他們給我們的資料,我們看到104、105、106都已經相繼有這些司法官、檢察官的一些訓練,那可是我看到內容好像都是只是初階的,希望就是說他們能夠有繼續進一步的了解。因為我們了解人體的生理、病理、藥理這些相互作用是非常奧妙的。在我們目前的人類的科技,我相信我們絕對沒有把握說我們已經充分了解了,所以其實我們醫師診斷病人,他們診斷我們什麼病所基於的基礎就是一個概率而已,他們依照各種狀況來判斷、診斷出我們是得了什麼病,同樣一個人發燒,他可能只是單純的感冒,有人可能是腦膜炎,所以他們要依據很多狀況來判斷。同樣的,如果說我們的司法人員,他要進入一個譬如說仲裁、裁判的這個領域裡面,我們是不是應該先了解這個醫學他的專業是這麼樣的特殊,以這樣子的基礎來看這些案子的話,我想對於紓解訟源、對於當事人、關係人他們彼此之間的這些折騰可能會減少點。那我們在這個背後所看到的不僅是這些當事人所付出的一些折磨,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社會所付出了成本也是那麼多的,所以我會覺得,我個人當時只有提這麼簡單一個醫療的專業,是基於這樣子的考量,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