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第一個就是第一行這個「應」跟「得」,我建議還是用「應」,因為它是要有規劃嘛,那所以「應」我覺得是可以的。那後面從這個「例如」開始,每年像醫療的要進行一定時數的研習,我都同意。那後面就金字塔等等以下的這些問題,那些字啊,我是建議刪除。那為什麼呢?就是說第一個,現在的薪資資等跟是否專業也無關啦,這是第一個問題。所以這個應就專業法官的久任職等予以肯定,這個在現行制度法官是沒有因為辦專業有更高或更低,所以那個都可以不必。那跟這個升遷也沒關係,那如果硬要說,專業有些時候是不利於升遷的,是不利於升遷喔,我們有一個很具體的例子啊,智慧財產法院啊,因為它都一直辦智慧財產,你要去最高,最高說你只懂智慧財產,你要到最高行,最高行說你只懂這個智慧財產,所以呢,以至於呢,這個智慧財產法院曾經有一度法官不願意去、不願意去,所以在這個升遷調動上,基本上我們要盡量克除因為專業所造成的不利呀,所以這個不利特別考慮。

然後分案的問題呢,其實是跟各法院的事務分配有關,現在我們依照各種法律或者是各種法規、規定那是專業的,已經二、三十種,那二、三十種剛剛這個李念組委員也特別提到,在中、小型的法院,每一個人擔任一種專業都還不夠,所以事實上是不可行的。那專業呢,這個量有大有小,影響勞役平均的問題,那尤其是影響什麼咧?因為我們有迴避的制度,也就是說你如果要專業呢,每一庭、每一種專業至少要兩個人,不然你假迴避的沒人辦啊,所以有很多作業上非常困難的地方、非常困難的地方。在司法院的立場,它對於這個專業的知識的培養它一向是非常重視的,當然大家一定要有一個理解,譬如說我們醫療專業,你想想看,我們現在能夠考上醫學院的,都是第一志願、最頂尖,經過七年的醫學院、經過長期的實習、住院醫師等等等,經過一、二十年的實務才能夠出來執業,你要讓法官培養到那樣的能力,基本上是不可能,也沒必要。因為更重要的是說,法官呢,讓他有這種基本的專業上的一些認識就可以,真正碰到專業,還是要透過其他制度,譬如說專家證人、鑑定人來輔助。所以我比較具體的建議就是說,到這個進修時數那裡就好,那分號改成句號,底下的部分可以不用、那些文字可以不用,這樣子會比較實際,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