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地方特別要跟賴委員回應,第一個就是說,那有再升遷文化下,那這個有專業的人都會跑掉,這個就是為什麼司法院在這一次司法改革列為非常核心的工程、金字塔,換句話說,減少法官內部的調動,讓每一位法官各安其位。你在一審法官呢,那你就覺得你的裁判就非常權威了,很正確的認定事實、適用法律,那不是像現在的這個經常你的裁判要被上級審廢棄,好像上級審更權威一點等等,這個要從整個制度去調整。

那麼第二個就是說,專業的部分有一些除了升遷以外,我剛剛特別提到,就是那個案件的量的問題。有些專業案件的量是非常大的,譬如說以台北來講,勞動案件那量大的不得了、大的不得了,那除非是法官對這個問題非常有興趣,否則沒有辦法長期叫他犧牲比別人更多的時間。所以這個是在法院內部的事務分配,我們要注意就是說,當某一個專業它工作量太高的時候,可能要多加一點人進去等等,那這個是很細緻的,這你很難用一個全國一致的抽象規則來決定,因為每個法院的法官的結構,甚至於案件量的結構都不大一樣、都不大一樣,所以我覺得這個目標基本上司法院也都是這樣做啦、司法院也是這樣做,所以在專業法官的專業能力的培養等等,我想這個應該是沒有問題,司法院應該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