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當然是一個細部的、將來細部在研修法的時候可以討論,那主要就是說,我們從這個韓國的經驗來看,因為它規定類似於陪審,所以可以拒絕,結果剛開始都沒有人要用,因為被告都拒絕,讓這個制度變成一個空殼。不過這個部分在整個參審制度的研究上,它是將來在研修會可以來做一個細部的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