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要先嘆氣一下,我覺得既然司法院的策略是如此的明確,那我就不知道我們開會這麼久,還提了陪審,到底要來說服什麼?因為你知道嗎,日本有一個腦神經的專家,他寫了一本書叫做傻瓜牆,就是越聰明的人,他的腦筋呢。就某些他不想聽的,或者跟他意見不一樣,他是自己在他的腦筋裡面就架了一個牆,根本進不去的。那這本書在日本賣得非常好,而且經過很多腦神經專家的確認這是事實的,那如果是司法院的觀念這麼的確定,那我不知道我們在這邊講的話能不能說服司法院,如果不能的話,那我們等一下如果要請張委員來提的話,不是等於是也是沒有用的嗎?我覺得基本上就是說,如果今天的目的是要人民參審,那麼去做、開始做人民要參審的事情,然後該如何配套,該如何做事,就趕快就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的部分該怎麼做。而不要說,我現在讓我們國是司改委員來討論說要陪審或參審,然後司法院就說陪審就是在沙漠中種玫瑰。那這樣子的話,就好像他已經架了一個牆,那這是我個人覺得比較奇怪,我們等一下還要再討論,那如果是不能說服司法院或司法院根本這個牆已經架著的時候,那我不知道有沒有改變的機會。我個人目前是沒有立場,那我現在想要請教司法院的是,參審員他是有固定的、跟陪審是不一樣的,那麼參審員如果是特定的都是某些人的話,那麼走到後來的情況是不是也會跟專業法官一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