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個兩套背後可能證據法還有上訴制度都不一樣,所以這個可能會有這種公平性等等的問題。

那到這個剛剛這個……李委員特別提到有試行的期間,基本上我們很贊同,所以其實在司法院的想法就是說,原則上,我們就是用參考日本的裁判員式的參審,但是要隨時注意有沒有有這個陪審上面的一些特別的優異的地方,也在試行期間呢,來加以隨時注意。那資格的部分,如果按照最初在推動觀審的是高中以上、高中以上為原則、為原則。那麼事實上,司法院在推動觀審一開始呢,就被各方提出質疑,所以其實它到後期呢,其實是試辦各種模式,也包含這個觀審、陪審、參審其實都有,這樣,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