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就等於三套,這種三套啦,這個我覺得這樣的立法是滿怪的,我倒覺得剛剛李念祖委員也特別提到說有一個試行的期間但不能太短齁,比如說試行,法律上它通過試行五年,那第二個它對於這個參審的這個,被告有沒有選擇權?非常有疑慮嘛齁。那我覺得說在外國也有曾經讓被告有選擇權的,比如說韓國或者是陪審,我覺得這個在立法上可以做這樣的一個考慮就是說,讓被告有選擇權,這是一種,第二種就是說,被告原則上要進入,但是有退出,拒卻權齁,這個把那個可以拒卻的,譬如說在進入這個參審的程序裡面,發現這個參審員有某一個很特殊的情況可能危及公平審判,它可以讓他退出來。

我想這個在將來草案的研擬的過程齁,都可以做、都可以做。但是我是比較不建議齁,兩案同時試行啦,因為這樣要通過這幾套法律案齁,就好多年了啦,而且會很怪,因為這兩案上來以後,譬如說都一個假設同一個法院試行兩套,結果兩個人呢,判了以後到高院來,高院用哪一套來審判這個上訴案件?那個會變得非常複雜、非常複雜。我覺得這個應該以一套做為原則,那試行五年來做一個檢討這樣,以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