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蔡元仕委員剛剛的建議喔……基本上有一個第一個共識,已經有第一個共識就是,人民參與審判,就第一個共識是有。第二個可以形成的一個共識就是授權由司法院來處理,當司法院它要先選擇參審,它必須對社會說明的嘛,為什麼你這兩個是選擇參審來試辦?你不選擇陪審?所以它一定要兩套制度很徹底的去研究,然後去研擬出來,所以我認為這樣的話你讓它一套制度、讓它去負責任,那如果它試行不行的話,它非換不可嘛,因為大家就睜著眼睛看嘛。

那基本上我是認為說,一個主管的單位它一直告訴我們說,哪一個制度風險會比較低的時候,然後它也願意去研擬,然後去朝這個方向來規畫,而且最後它還要送到立法院,送到立法院還要接受所有的民意代表的質疑說:你為什麼選擇這個案?不選擇那個案?它當這個草案出去,它就是有一個嚴謹的評估嘛,那這樣的話,我們讓它有一個方向,為什麼……我們在座二十個真的對陪審、參審很有研究嗎?我們自己問問看嘛,我們真的很有研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