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剛剛這個兩個委員的講法,兩個都沒有依據,那既然兩個都沒有依據,法理上一般的認知,我們在討論所謂多數決就是過半嘛。既然都沒有依據的話就回到一般的會議的大家的法理的認知,就是過半嘛。那妳現在要強行說這個不用過半的話,然後後面整個衍生出來的爭議就很大嘛,變成是這個議題我們經過充分的討論,結果沒辦法形成共識,這樣就已經有結論出來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