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個人是覺得說,超收問題是沒有辦法從那個後端的那個什麼一人一床來去做改善的,因為那個主要的問題是在於說你前端的那個刑事政策完全沒有控管,然後人就一直進來,前面不顧後面那是一定的事情;然後再來就是說,我比較想要提的是我們現在的收容空間的人道改善,因為監獄本身它是一個懲罰的處所,我們不求舒適但是我們至少可以人道,但是監獄裡面現在的狀況就是說,你在裡面就是供水供電,還有通風系統就整個都是不佳的,我們的供水是限水的,然後廁所本身它只有在那個什麼供水的時候才有辦法沖,所以大部分就是我們給他蓄水桶,可是蓄水桶就是會有一些問題,就是我們永遠都在考慮一件事就是有沒有夾藏東西,我覺得這是很可議的一件事,然後再來就是用電,一個夏天的牢房裡面,尤其是你是在那個什麼,那個樓上的部分其實那個溫度大概都在四十度左右,可是我們永遠都是在這個,那個什麼為了節省電費然後我們常常就是時間到,我們不管它溫度多少,然後我們就關,甚至就是抽風機也是一樣,所以而且呢,抽風機只有一台的時候它沒有辦法替換的時候,你裡面就悶到不行。

那實際上對我們管理人員來說我們也是不利管理的,因為受刑人他們根本就是住不住,然後再來就是那個通風的問題,就是剛剛那個抽風機,而且還有一點就是說比如說獨居房,大家或許不知道我們第一線的工作人員,有問才會清楚,就是它冬天會有冷凝的問題所以它會滴水,這個其實是從來沒有被正視過的一件事,然後再來就是說,牢房裡面我們現在其實每個牢房裡面都只有一個馬桶,然後你一個房間裡面一個四坪大小的房間裡就住了十幾個人,然後這是非常不人道的一件事啊,而且廁所那個空間是拿來幹嘛?拿來洗碗、洗衣服、洗澡、上廁所,全部都混在一起,這個這個部分怎麼可能,那個什麼會是一個好的那個衛生條件,好,然後再來就是說我們基本上,其實一開始在這個設置上面,這個牢房的設置上面其實就有一些問題,包括就是說比如說它門口的送餐口,我們的送餐口到目前為止都還是一直在門的最底下,你可以感受到那個在裡面收餐的人,它是怎麼樣的一個感受在收那個餐,而國外的監獄它竟然是設置在那個胸部到腰部之間,所以那個一開始我們就對於受刑人他的身分,就是用這樣的一些管理上的措施就一開始在做折辱,他怎麼可能有辦法成功地復歸社會?

然後再來就是說,其實超收這個問題其實由來已久,馬英九總統在當部長的時候,宜蘭監獄他的法定容額只有1500個人左右,可是到現在就是2177人,可是這中間其實這法定容額一改再改,其實如果你真的一開始把它回歸到就是一個房內,原本有幾張床,你回去換算其實那個超收的比例是更可怕的一件事,可是我不曉得主管機關到底是怎麼樣去想的,然後再來就是說還有一些就是,我們目前一直沒有上檯面就是獨居監禁的問題,它一直長久以來就是無條件,那個什麼可以說是,條件是隨便冠上去的,然後呢那個什麼是長時間而且是沒有期限的,我們宜蘭監獄最長的是23年,這是很可怕而且中間沒有任何的醫療評估、精神評估,甚至也沒有所謂的輔導,那他怎麼有辦法回歸社會

,好然後再來就是我要提的就是,我們我們管理人員的那個什麼,那個過勞的問題,其實我一直覺得說其實那個監所的人力問題是一個假議題,重要的是實際上他是超收所造成的,但是還有一點是其實管理人員的離職率不是在於說,我們監所裡面的超收然後危險,其實沒有我都已經幹了十八年了,所以重點是在於說,我們的勤務制度本身是有問題、它是有缺陷的,我是一個夜勤隔日制的管理員,我上班24小時裡面晚上的8,值班的8個鐘頭,他只能拿來抵第二天的8個鐘頭,的白天,這是很奇怪,我夜間的給薪各方面應該是不一樣的啊,可是為什麼到目前為止都還是這個狀況,我夜間的八個鐘頭我至少可以抵日間的十二個鐘頭的工時;然後再來就是說,我們另外的八個鐘頭叫做備勤休息時間,我們的主管機關只給我們一個晚上,八個鐘頭就是五百六十塊打發,你換算下來就是我們一個小時也不過六十五塊的那個什麼工資,這是非常低而且他並不把我們這個時間算為是我們工作的時間,這個其實是很可議的一件事。

然後真正講起來就是說,其實夜勤隔日制這個制度其實已經RUN了幾十年了,所以我們常常就是一個兩千四百個人的監獄,我們到假日,我們可能一次值班的人真正連休息的人在內,也不過二十幾個人,然後如果真的是在值班也不過十幾個人,你要怎麼樣去RUN這個整個監獄裡面如果真的有狀況,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所以如果真的要長遠的講,其實真的要開那個什麼要好好去考慮說要不要改回三八制,因為各個其他的監獄那個什麼國外的監獄,實際上在那個什麼三八制的制度其實是一個,他們是一個很正常的在RUN,

然後最後就是醫療的問題,我覺得以一個管理人員的一個角度,其實我們常常在講說我們不是醫療人員,但是那個藥物永遠都是集中管理,然後到最後我們要去發藥,這個其實是有違法性的問題,再來就是說那外醫急送的那個什麼的那個流程我覺得也是需要改進的,為什麼,我們的假日其實沒有任何的醫療人員駐守,所以呢,法務部雖然給了我們那個外醫流程圖,裡面有一些生命跡象,你看生命跡象是正常的阿,可是人死了你要怪誰?但是這確實是發生過的,所以造成我們第一線的工作人員壓力很大,再來就是說我們長官執意就是說,每一個送出去的那個什麼那個收容人,我們都要上所謂的鉚釘式的腳鐐,那你一開始你在這個流程上面你就已經破壞了這個所謂的就是外醫急送的這個原則,對,然後所以再來就是,送到醫院去住院那為什麼我們戒具要用那麼的多,只是因為說這個,那個什麼住院病房離監獄非常遠,然後我們的人力薄弱,我們永遠都只有三個人在那邊,好,可是呢,你可不可以用一些防逃措施做加強而不要讓他直接身上都是戒具,這樣對一個那個什麼重病的受刑人來說,實際上他也是很痛苦的阿,那如何達到真正醫療的目的,OK,就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