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是司法院刑事廳的法官。那關於收容人處遇,還有假釋程序透明化的這個議題,一直以來都是法務部的主管事項,所以我們司法院這邊只就我們手邊有的資料,跟各位委員報告。那依據我們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蒐集的判決顯示,截至目前為止,由我國收容人還有家屬,對於廣義的犯罪矯正機構,包括了監獄、看守所、矯治所還有技能訓練所,還有機構裡頭的公務員,提出的訴訟,主張說他在機構裡頭權利受到侵害,然後請求損害賠償的案件,總計只有二十八件。那主要的案件類型可以分成三種,第一種就是剛剛大家有談到的醫療問題,延誤受刑人就醫的議題;第二個是受刑人遭到獄友毆打致死的案件;第三種是受刑人遭到同房受刑人性侵害的案件。那從這個判決內容裡頭,我們大概可以看出來,部分收容人在廣義的犯罪矯治機構裡的處遇狀況。那因為目前民事訴訟,它只是屬於一個事後救濟的程序,問題發生的時候,往往已經損害已經發生、緩不濟急,所以如果能夠使收容人處遇透明化,提早發現收容人遇到的問題,然後甚至能夠及早解決、改善收容人的困境,那也是我們司法院所樂見。

另外關於假釋程序透明化的問題,目前法院只有在法務部做出假釋決定之後,檢察官向法院提出聲請時,法院才會依刑法九十三條第二項的規定,裁定假釋出獄者在假釋期間付保護管束,法院並沒有參與這個假釋決定做成的經過。那另外依據最高行政法院的裁定意旨也有指出來說,現行法制下,並沒有賦予受刑人聲請假釋、或是提報假釋審核的公法上請求權,所以目前只有主管機關可以單方面地決定,是不是給予受刑人審查的機會,那受刑人最多只有在法務部做出「不予假釋」決定的時候,可以向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來請求救濟。

那最後關於假釋程序的修法,在司法院釋字第六百九十一號林錫堯大法官的協同意見書裡頭有提到說,建議在修法時先確立,假釋做成的過程中,應遵守的正當法律程序內容到底有哪些;另外也要先確立受刑人在假釋審查程序中的法律地位。那以上,僅供各位委員參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