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要提的是那個前面那個揭弊者保護,因為我非常認同那個陳檢察長他剛講的我們的一個揭弊者保護一直停滯不前,然後另外就是說其實我看了法條之後,我發覺就是說其實,那個我們的揭弊者保護其實還過分消極,因為實際上公部門裡面的揭弊者面臨的問題其實是很大的問題,是在於說他整個職場的氛圍,那個公部門裡面的環境其實是那個什麼,給我們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因為比如說像那個消防的那個徐國堯,或者是說像我長期倡議那個獄政改革,然後我現在的處境就是我被隔離在崗哨上面無法跟同事接觸,或者是說現在還有那個漁業署那個林俞凱,他也開始好像就被查,所以那個重點是在於說,大家就想想看像我們這種所謂的軟性的那個倡議者,都會有這樣的處境那如果真的挺身出來揭弊的時候,他會面臨怎麼樣的問題,其實真的不是說法條裡面講說,告訴那個機關說你不可以給他減薪啦不可以怎麼樣,不是這樣子啊,應該是說因為很多的人出來揭弊的時候,那個職場的氛圍實際上讓他根本待不下去,然後他待不下去之後你要怎麼樣去幫助他。

我覺得那個重點是在於說你怎麼去幫助他,找回自己的生活,甚至是它本身在那個而不是用過就丟啊,所以真正的那個,我們需要的是什麼?我們需要的是說如果他今天因為揭弊在原單位他已經待不下去了,我們要怎麼樣輔導他去轉職,甚至是他只能離開公部門的時候我們的政府願不願意,伸出援手讓他在那個什麼,他重新那個什麼有一個重新工作的機會,甚至是說讓他的工作可以更容易上手,幫助他讓他整個家庭是可以安心的,不然如果說每次都是因為揭弊者出來,然後到最後搞到最後,整個工作都沒有辦法,無以為繼,沒有辦法照顧好家庭的時候,說真的這也會讓所謂的隱性的揭弊者,變成一種寒蟬效應因為大家都會那個因此而退縮,那所以我是希望就是說揭弊者保護,裡面應該要涵蓋這一點,就是做積極的保護而不是消極的只是告訴原機關就說,你不可以做任何的那個不利的處置,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