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另外一個就是比如說現在教誨師他們是三等監獄官,這在考科上面就是這個樣子,對、不是、對。那我們常常開玩笑就是說我們最好是恢復日治時代的那個什麼看守部長,當然這是個笑話啦,但是大家都很願意就是說可以的話就是幫我們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