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大家好。那今天有關於毒品防制的政策我想提出我個人的一些淺見。我覺得毒品的防治,我想提出一個觀念,就是非常重要的觀念,就是網式管理的觀念,這個網式管理的觀念,其實也就是一種團隊反毒的一個觀念。

就是今天毒品的戰役,絕對不是一個個別的單位,個別的部會,能夠打贏這一場仗。所以發揮一個網式的管理,互相的補位,互相的支援,是非常重要的。當然網式的管理不是一個口號,它必須有一個機構,有一個措施,有一個機制來貫徹,來完成。那我想提出,貫徹這網式管理的效能的三枝箭,在日本所謂三枝箭就是一個對策。

首先第一點,在行政院下設直屬的防制毒品辦公室,那目前我相信各部會都在做,在行政院會報也都表現出非常亮麗的成績,但是實際的成效怎麼樣,我們的民眾感受最深刻,我們的媒體感受最深刻,那我覺得目前比較欠缺的是一個前導、協調、整合、督導落實的一個這個單位,那目前法務部做它緝毒的工作,教育部做它拒毒的工作,衛福部做它治療毒品的工作,但是中間還是需要很多的一個連結,特別是政策的分析前導非常重要,行政院有這個能力,有這個機會,掌握到巨量的數據,來真正做為它治安政策,反毒政策的一個,政策的一個前導的一個指引,也就是這樣的辦公室是一個智庫,提供給行政院長、行政院做為反毒推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利器。那很可惜,我們在國內,雖然一直強調反毒反毒,總統也一再的宣示,但是沒有一個真正的一個,整合落實的一個單位。

那第二個就是毒品法庭,第二枝箭我想講的,就是司法院不必擔憂,剛剛的報告我覺得前面的階段非常好,美國法庭非常有成效,講到我國的法院好像就沒有必要,其實我覺得,檢察官不會退出,我覺得這個毒品法庭可以結合到現有的這個運作機制,也就是說檢察官一樣做他的緩起訴處分,一樣做他的不起訴處分,但是現有的毒品法庭是要解決檢察官起訴之後,法官只有一途,就是判刑,判八個月十個月、甚至一年六個月,這個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現在毒品法庭就是要去解決問題的一個法庭,那我覺得法官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跟這個世界,這個社會脫節,法官不是只有寫判決書或者是聽訟而已。法官其實可以對這個社會有非常大的貢獻,也就是加入這個反毒的戰役,建立這樣一個平台,我相信這樣的操作之下,這個網才不會有漏洞。

那第三枝箭就是,落實、提升,專責化我們地方的毒品防制中心,那因為時間的關係,請大家參閱我的書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