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檢察司聶眾主任檢察官報告,那我們的改革方向,大概就有五點,第一個就是引進擴大沒收制度,那引進擴大沒收制度,這個也是為了因應目前在實務上,面對的,查緝面的一個困難,就是說我們很多的時候,檢警查獲到一個販賣毒品的人,那在他的住所或者在他的車上、在他的身上,搜到很大一筆的現金,那這個現金,其實我們很難證明,他是這一次犯罪所得到的這個金錢,所得到的這個犯罪所得,所以針對目前這個困擾,那我們研議就是引進,這個跟洗錢防制法一樣,針對這種沒辦法證明跟這次犯罪有關的這個犯罪所得,那有一個,如果有相當的事實可以證明,這個有可能是你之前的犯罪所得到的這個金錢的話,我們也可以,由這個法院做一個沒收的一個動作。

那第二個部分,那持有毒品純質淨重改為毛重,並研議調降二十公克的這個持有標準的部分,因為目前這個純質淨重在全世界來講,其實沒有純質淨重的這個觀念,那是因為我們台灣有一個查緝毒品的一個獎金的一個部分,那為了讓這個查緝毒品的這個獎金分配,他的……會有比較公平的一個狀況,所以我們台灣的這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他有一個純質淨重的觀念,那這個純質淨重的觀念,那我們可能研議把它修正為毛重或者淨重,那毛重是包含包裝當然不是很客觀,所以我們後來因為開了好多次的會議,有徵詢各部會、各個單位的意見,我們研議就是把它改成為淨重。

至於說二十公克的調降標準,那在我們當初立法的時候因為有二十公克的這個標準是因為避免很多只是單純自己持有的這個人員,單純持有少量毒品的人員,會入到這個刑法的這個規定裡面,所以我們當初在立法的時候,如果持有三四級毒品的話,我們必須要有一個純質淨重二十公克的標準。

那但是因為二十公克的這個標準其實它是有一點寬鬆,那以咖啡包來講它比方說一個咖啡包裡面它只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五的這個三四級毒品的話,那大概要有三四百包的這個咖啡包才會入到這個刑法裡面。所以這個二十公克的標準,相對來講比較寬鬆,那我們有在研議就是說要把這個標準再來把它降低。

第三個是毒品危害防治條例11條之1的部分,這個也是最困擾、那大家討論最多的一個法條,那我們法務部裡面光這一條大概開了一、二十次的會議。那最近兩次,上個禮拜跟這個禮拜都密集的邀集各個部會針對這個部分來召開一個會議。主要就是我們目前11條之1針對施用跟持有三四級毒品它的裁罰跟講習它的成效相對有限,所以我們要用怎麼樣的一種強制的一個措施去讓施用三四級毒品的這個人員能夠有一定的壓力來遏止他們再次持有或者施用三四級毒品的這個行為。

那第四點的部分就是校園毒品的部分,因為校園毒品目前就是少年持有或施用毒品,其實就是警察抓到之後他就送到少年法庭去處理了,那我們這個部分希望就是司法院跟各個部會能夠一起來努力來防治校園毒品的問題。

第五點的部分其實今天之前的各位委員以及各位報告人都有講到這個部分,就是說我們目前的毒品其實著重在緝毒這一塊,那其實毒品的問題非常非常的複雜,那社政、衛政這一塊相對來講也非常非常的重要,那我們希望就是把緝毒這塊的色彩把它弱化,強化社政、衛政還有教育這一部分的這個角色,以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