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位委員大家好,衛福部心口司報告,前面陳為堅院長講的我通通贊成喔,舉雙手雙腳贊成,這個其實講到酒害,其實在心口司的立場是非常痛心的,說實在,就是說其實以我們的角度來看,酒害的問題將來會遠比毒品還要嚴重,為什麼?因為毒品是違法的,至少到目前為止,可是酒是完全合法的,不能說完全啦,兒少其實不能喝的喔。那大家知道台灣在全世界有一個很有名的名稱是什麼?像剛剛陳院長講的,台灣叫做「烈酒天堂」,你到全世界每一個國家去,你要買烈酒都有一堆的管制跟限制,一進去他就要你掏drive license,就是在美國。在台灣呢?沒有。台灣到7-11,大家知道我們只要下到樓下、轉角到處都是7-11,應該說便利商店啦。每一家便利商店,每一種酒它都有賣,從最簡單的調和酒、到啤酒、到任何一種烈酒都有賣,都可以很便宜的價錢就可以買的到,這個會導致什麼情況呢?導致我們台灣……雖然我們沒有一個很好的喝酒的基因,可是卻有很高的這個喝酒的量,台灣的烈酒進口的量,在全世界我記得沒錯是排名第五還第六位。全世界喔,台灣這麼小、這麼少的人口可是卻佔了這個烈酒進口非常大的量。

也就是說,我們真的對酒工業貢獻良多,可是將來我們要付出的代價,百倍都不只,可是這種事情有沒有辦法提出來?跟大家報告沒有辦法。我們心口司衛福部去提這個,沒有人理我的,請不要把我這個錄影下來這個會有生命危險的。好不過我這邊其實是要呼籲也請各位委員在您……超然的立場去提這件事情,真的是非常重要,剛剛陳為堅院長講的都是我心裡想講的話。其實我們真的對這個問題很輕忽,未來絕對會付出代價。

所以在全世界為什麼酒癮的問題會遠比毒癮造成的傷害還大?那台灣又比別的國家還要更寬鬆,所以想見的未來啊,我們要付出的代價一定比別的國家更大,更不要說對身體的傷害,因為我們中國人的基因對酒精沒辦法完全代謝,所以它造成的後面的這個致癌的這些效果,都比別的國家的人民要來的更強,所以也就是說後面你會面對很多身體的問題,因為這個乙醛的代謝我們大部分的華人是有困難的,那它留在身體裡面就會造成毒性,甚至致癌化。這些問題都是沒有人去思考的,大家都只從商業的角度、經濟利益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可是卻沒有看出我們將來要付出百倍的代價、千倍、萬倍的代價。所以在正式開始報告之前我先這樣跟大家大概稍微說明一下。

下面的報告內容只能說幾點我們從心口司,衛福部心口司的角度去說明啦,那其實也是很無奈,我強調就是說,這個酒駕行為跟這個酒癮是不太一樣,不是對等的啦,其實酒駕的行為是監控比較重要,你直接去治療他,未必是一個很有效的方法,同樣的我們去治療酒癮,也不會降低酗酒或者喝酒的流行率。這兩個都是不一樣,這都是從公共衛生政策上面是需要有不同的政策的介入才能夠降低這些現象,就跟我們毒癮的治療,並不是會有立竿見影就看到毒品的流行率下降,這麼簡單的。

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現在國內關於酗酒或者喝酒這些的調查報告,十二歲到十七歲這個我們在台灣是禁止買酒的這些青少年中,酒精的使用率佔三成,十八歲到六十四歲佔六成,大家看每天都在喝酒的中年族群有快百分之五,其實是目前的酒癮率,這是2014的酒癮率就已經到達2.4、2.27%,其實是已經有相當的比例了,只是只有在一些家暴的事件裡面,你可以看到一些,大家在那邊疾呼這件事情,其它地方大家都看不到……大家的呼聲喔。就是等未來更嚴重的爆發的時候才會被大家重視喔。

那心口司這邊只有非常非常非常少的預算,可以用來我們辦理這個酒癮治療的服務,因為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開始逐漸的去厚植治療酒癮的人力,其實大家知道這種醫療專業它不是瞬間就可以培養的出來的,其實國內沒有幾個人可以治療這樣的東西,這個酒癮的問題。也沒有足夠的藥物,因為他們都不會進來、不會進口。藥商不會進口。因為進來沒有人用啊,誰會要進口呢?所以國內這方面都是缺乏,都是要醫院專案跟國外進口一些藥物,那在治療上面目前我們是106年我們是補助每個人每年上限四萬元,這不是很小的數字。可是我們一年下來大概也只能補助一千出頭、一千兩百個人而已。那我們補助這個在……算在心口司預算很拮据的情況底下,我們還補助這件事情,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逐漸擴大這方面的專業人力跟能力。

那這個是我們104年開始,我們去補助一些試辦計畫,因為酒癮到底要怎麼治療?其實要符合我們社會文化的這個介入方法,是需要去開發的,不是國外的拿來copy一下就可以用,所以這邊我們也就委請台北馬偕、台北慈濟、草屯療養院跟榮民總醫院玉里分院,四家醫院來聯合去開這樣一個特別的門診,然後設法去做一些介入跟教育。我們試圖去建立一些模式,以為未來可以使用。

那當然我們也做了很多宣導,特別是委請地方政府、衛生局針對這邊去做一些宣導,也做了一些這種酒測DIY的宣導等等。那我們未來的策進作為,大概是我們希望逐漸把剛剛的概念,就是我們希望把這個厚植酒癮戒治的人力把它逐漸的擴大,這是我們的目標,那我們希望到106年、107年能夠從四家擴大到八家醫療機構,慢慢把這樣的專業人力培養起來,然和有系統的去建立一些資料,個案的資料蒐集起來能夠將來做為一個實證的基礎。

那另外我們也是去編製一些酒癮防治的相關教材,特別是針對社工人員,還有一般人民的酒害防治的資料,報告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