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那並不是一個執行法院的概念,跟那個許召委員說明,就是它這個毒品法院它並不是一個執行法院的概念,我們可以給它想像成一個工作的平台,因為今天我們既然要給吸毒者一個多元處遇的方案,那它這個平台就好像……比較像我們醫院一樣,我舉例來講,就是說像我們一般的教學醫院,這些醫院有分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