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口司是有努力的擠出一點錢來補助啦,可是跟大家報告,其實因為這個說其實,我覺得什麼事情都是要用一個時間序列來看,在社會範圍當中某個階段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處理比較好,那到比較另外一個階段可能要不同的方法,我贊成未來最後用法制化是可行的,但是是未來,眼前如果用法制化大概就全倒,那我們心口司也是努力補助一點錢,然後我們可以去派人去看他們的品質啊等等,去做一些要求,我們目前是這樣做啦,那但因為台灣的環境跟國外真的不太一樣,台灣捐錢的人很少,所以這些機構他們生存本身都很辛苦,那政府又無力去補助他們太多,連公家機構辦的這種公辦民營的這種中途之家正規軍,我們都補助不了什麼錢。現實的情況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