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補充說明一下,其實剛剛非常感謝各位委員對廉政署的指教,在廉政署目前針對這個剛剛類型化,比如說,針對民意代表、政務官、一般公務員,那麼這個如何類型化,處以不同的程度的一個監督。當然啦,這個是我們將來要努力的方向,但是我必須要承認,陽光四法,它陽光四法的遊說法跟政治獻金法它是在內政部,那至於說利衝跟財申是在法務部,本身在法令的主管機關的不同,那當然啦,這個我們無可去推卸責任,我們當然必須要針對陽光四法、針對剛剛委員所指教的方向,我們如何來重新整理這些防貪的這些法令,做一個整合。

那麼針對民意代表部分,不可諱言的,我們可以看的到,他從遊說、關說甚至於到陳情,那麼這一些的類型其實本身在實務上面就有所不同,那這個不同的程度,如果說是集中在一個主管機關,或許在執行上面會比較順暢,但是如果分開各個不同的主管機關,那可能在執行上面就會有一些沒有辦法在平台上面做一個很順暢地一個所謂的檢討,當然這些都是我們在聯合國反貪腐公約,這個施行法通過以後呢,我們必須要針對不合時宜的法令做一個全面性的檢討,那剛剛委員所指教的這些,我們就會納到這個施行法應該檢討的這個結構上面來,,我們就一併的來去檢討,以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