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我們現在就是有預防措施,你不到的話就是逕行拘提。那大體的話,我們現在的大概三一二就會配合修正是,重新作羈押審查程序,就是說,你宣判一定刑度以上的話,比如說死刑、無期徒刑或是大概是兩年、三年這個以後要再協商,還要經過立法院協商。那如果這個刑度以上的話就是,馬上做這個羈押審查程序,就是審查說這個被告既然已經被判了這個重刑,那他可能會不會逃亡?那這個時候就是被告跟檢察官,那就當庭來這個法庭上面陳述,那由法官做成一個判斷。那如果這個法官做了一個判斷或是說聽了被告陳述,他可以提出很多保證,我們還有一些羈押的替代措施。他可以提出任何……比如說他把所有的護照都交出來,那就保證他沒有護照,把外國護照也都交出來,他當然沒辦法去外國。或是說,他的財產他同意說,那我的財產都不用處分,給法院禁止處分,那他可以切斷他所有的逃亡因素。這個時候,法院可以審酌各種情形,那如果這個羈押的替代處分可以擔保他不會逃亡,那法院可以用羈押這個替代處分來取代羈押,那這個是符合這個聯合國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的標準規則,那其實它的規則裡面就是要國家制定一個羈押的替代處分,就是不是以羈押為必要的話,要制定一個羈押替代處分。可以用這個羈押替代處分來取代羈押的話,就盡量不羈押,那如果沒辦法用羈押替代處分來達到他逃亡目的的話,那當然就是選擇羈押,這個司法院報告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