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一下剛才法務部的意見,還有盧委員。其實盧委員,這個書面報告裡面很詳細,就是德國跟日本跟美國法。那其實跟我們所理解的都一樣,但是就是跟法務部理解條文不一樣。其實德國法,其實它的規定就是跟我們現在的羈押制的規定是一其實德國法秩序它的規定就是跟我們現在這個規定是一樣的,那照日本法跟美國法的話,在日本跟美國,因為被告跟檢察官都是對等的當事人,在當事人進行主義之下,檢察官是不能在審判中申請羈押被告,不能有強制處分,那這樣就不對等。那像日本,它也是規定……檢察官審判中他也是沒有聲請權,但是他也是跟我們一樣類似,就是建議法院審判中,那這個被告是沒有逃亡的,那其實建議法院接納。那通常像日本實務的話,法院它可能會比較尊重檢察官,但他也不認為是檢察官有聲請權,這個不是我們國家才這樣的,外國法也是這樣的,那這一點要講清。那再來就是說,法務部的報告可能它們一直覺得是說要把人押起來比較好,但是我剛才有報告這個國際公約,它就是你要有羈押的替代處分,沒辦法用羈押替代處分處理的時候,才要押,所以羈押是最後的手段性。我們有好幾號大法官解釋,都寫得很清楚,這個我就不用再補充了。

所以我們司法院的版本是強化羈押替代處分,那可以用羈押替代處分處理的話,那就不用去羈押。那就沒辦法處理了,最後才走到羈押,我們也不是說不羈押。那這個時候就還是會聽取檢察官的意見來做最後的決定,宣判的時候,那補充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