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罪的心證已經形成了,然後他又屬於是重罪的情況之下,其實法官他就可以依職權來審酌他的這個有沒有羈押的這個必要性嘛,我覺得是一個……檢察官有權力不代表說我法官可以不要做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