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法官要不要給?那我剛剛看……我就在……我在二審、在一審蒞庭時我就發現到法官在審理的過程中,我去調卷來看啦,看就是到底有沒有新的證據出來,我發現到被害人、告發人,有些新的證據它提給法官的嘛,它沒給檢察官嘛,我哪裡知道說我會不會有證據?逃亡的證據給我,我必須要去調卷回來,落鉤去了(台語)所以這一部分是在補檢察官萬一不知道的時候,法官要依職權部分是補這個漏洞啦,不要……我覺得說齁,並不是說檢察官有的話,反而就不能給法官依職權聲請羈押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