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大家好,那我有提供書面,請大家參閱,我僅就口頭補充三點,首先台灣是一個人情的社會,那人情、人脈、關係、權利,基本上也是中性的,本質上並沒有特別的價值的判斷,甚至於人情在我國的社會,還是非常正面的。人家說,台灣是一個有人情味的一個社會,但是人情、人脈、關係、權勢,不當的介入到司法體系,特別是正在處理中的司法案件,那這個直接影響到司法的公正性。所以,今天我想說,特別呼應法務部的這個提案,提出我的一些看法。

我們現在就是說,有關於有錢判生、無錢判死,蔡總統特別提到就是這個問題。其實在實務上,經過特偵組幾次的正己專案,查辦之後,其實這方面的問題的傳聞已經越來越少了,幾乎我都相信很多委員最近也都沒有聽到。

那法潛藏在冰山下面的黑數,就是所謂有權判生、無權判死,透過人脈關係、人際關係、權勢、身分,介入到司法個案的情形,時有所見,那甚至引起非常軒然的大波。那事實上,為什麼他會是冰山下的一角呢?因為大部分受關說者,跟關說者互相都不願意把這些事件揭露出來。那關說者尤其是沒有罪惡感,所以這個問題,始終存在我們的公務體系,甚至於包括我們的司法體系,所以這個部分,我個人甚至於認為說他是我們官場上的一個癌症,必須正視這個問題,才能夠去解決這個問題,也才不會讓民眾說,為什麼他有這個關係可以找到院長,可以找到檢察長?那為什麼我們沒有?為什麼只有這些少數人有機會去影響到這個個案?那這有如這個地下工廠的暗管,排放污水水去影響到司法的一個公正性。

那我相信有些立法委員或民意代表也不見得願意,但是他背負很多選民的壓力,如果我們今天可以把這條紅線,把他畫出來,給這一些政治人物一條紅線出來,我相信司法的這個信譽的影響,也會減弱。

那另外一點就是,我跟法務部提案比較不同的一點,我特別強調的就是,不只是要提出妨害刑事調查罪,而且是包括妨害刑事調查及執行罪,因為訴訟程序是一脈相傳的,從一開始警察在調查的階段,我們像基隆市市長張通榮,甚至於去關說,一路到案件執行的階段都有可能,無孔不入,所以我會建議這個射程的範圍應該更寬廣,如果我們今天司法改革能夠走出這一小步,我相信民眾的感受會非常不一樣,僅提供以上意見給大家參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