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剛也就是說,法務部的這個提案其實,你看起來他全部都是在針對被告,可是像剛才陳委員或者林委員講到的,其實不只有被告本身,其他人那我也有親身看過就是說,包括告訴人那邊,他可能為了陷害,然後他去關說,或者他去找證人,去騷擾證人,或者跟證人喬證詞等等的,這些事情其實都有。所以就說,我看法務部的那個提案所要修的條文全都都是集中在怎麼樣在增加這個對被告的處罰,那這個方向其實是可能需要調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