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我想憲法上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精神就是「相同的事物相同處理,不同的事物不同處理」這就是憲法非常重要平等權的一個觀念。但是我們從最高法院這個設定,一個所謂的有教化的可能,其實是一個自創、不成文的構成要件,但是這樣一個構成要件,其實是一個籠統、不明確,會造成混淆的一個標準,怎麼講呢?我們核諸實況來講,如果說我們經常講人性本善,理論上每個人都有教化的可能,有沒有教化的可能,跟會不會教化成功,這裡又有很大的落差,理論上每個人到監獄之後都有教化可能,但是出獄之後,教化成功的未必佔了很大的部分,所以有教化可能不是一個標準,所以我想說我們今天至少司改國是會議,可以建議司法院把我們這個訊息提供給最高法院來參考,重新再檢討死刑、訂定這個所謂教化可能這個標準的客觀性或者是它的適當性,這個部分我們至少從人民的角度可以提請最高法院再聽聽我們的聲音,再重新做一個審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