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是就直接針對……本來我是希望說如果有可能,我們能不能折衷就說只討論……只就研修警察法這個部分?因為行政細節的部分,比如說一百多、八十幾項,我們去建立,我覺得是很難啦,因為那個是行政部門本身的人力調配的問題,那我想這是很細啦,就它們哪個部分要警察支持、哪些部分不要,這個當然是很細節的部分。那如果針對就是說,如果我們在……有沒有可能在我們司改上,就是說研修警察法對於司法改革的意義在哪裡?如果就這一點可以,我們是不是就……如果我們第五組只通過就是說,為了強化什麼東西去研修行政法,因為已經說真的是年久失修了啦,那這樣是不是可行?

那其他的細節就不要討論了啦,這樣是不是能夠建立共識?我是希望說,當然都不談,我覺得也不好;但談到太細,我想很多委員也覺得……我覺得對於司改國是會議也不好啦大家,因為太細我們也沒辦法逐一去幫行政部門去說這個應該是財政部拿回去做、衛福部的食安檢查,那這個當然我想很細的問題。那是不是這樣?如果這樣可以,我們是不是就……但,現在就是說,我們要有一個一句話來形容、來表達說,修改警察法對於我們的司改國是會議,就現在的那些司法問題跟這個有沒有在連結性上會要更高?就是說,是不是這樣可以……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附議的?我是盡量不要說……因為很多委員很關心警察法的研修嘛,不要說大家都完全沒有考量,但只是說我們要有一個好的說帖,才能夠說服國是會議的其他委員,包括最後我們要,如果要對社會輿論說明的話,我們要更說服社會大眾啊。那盧委員……劉委員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