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充一下那個修訂的那個目的,譬如說剛才提到說除了要增進警察專業化之外,其實是要增加我們執法的品質以及效能。如果你不把這些東西都拿掉,還有基層的所有的制度去改善的話,不管是專業、不管是效能、不管是執法的品質,其實都會影響我們後續檢、院在受理的時候一些其他的問題,其實它是牽動性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