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以及各位委員,警政署就偵查管理這一塊,面臨的有三個問題,來做一個報告。首先第一個問題,就是司法文書送達問題,剛才有委員也特別提到這一塊,不過我們這個是基層的一個反應。司法文書送達,很多的一個受送達人大概都不在他的戶籍地或者是他的住居所,所以會寄送在我們的警察派出所。那我們警察派出所,我們進去,大家如果有到警察派出所去都會發現到,很多都是放著那個司法文書,放在桌上放得很亂,這個是一個問題。那現在行政訴訟法裡面特別提到說,它是可以郵寄送達,那送達的部分也可以沒有收受可以送達在郵務機關;那刑事訴訟法,還有一個民事訴訟法裡面,它是指定到我們地方自治團體的警察機關這樣規定。但是我們也很高興,因為感謝司法院願意就這個議題,在刑事訴訟的研習會議裡面再做一個討論,我們也期盼能解決這個警察機關的派出所部分髒亂的一個問題,能解決的話應該是一個可行,所以在修這個民事訴訟法討論的時候,拜託給我們考量一下。

那第二個問題就是人犯解送的一個問題,那人犯解送的一個問題部分,我們在上一次的資料報告裡面特別提到說,很多通緝犯的部分,要解送到指定的一個處所,到發佈通緝的一個機關、院檢啦!很多從西部,然後要載送這個通緝犯大老遠送到東部去,那這個當然是有些很多是重案啦!或者是有逃亡的涉嫌人或者被告啦!但是我們警察機關我們期盼是說,如果輕罪,以現在科技設備,可以視訊的訊問的話,應該可以來代替我們這個解送的問題。所以我們這邊也不反對說,重犯我們警力來戒護,送到指定處所,但是比較輕犯,一年以下、三年以下這些比較輕型的這種犯罪,可不可以就是說用視訊的,解送到就近的警察機關、解送到就近的院檢,然後由視訊的訊問的話,可以節省很多人力,包括安全問題、包括被告或者通緝犯的不便的一個問題,這第二個問題。

那第三個問題是,調度司法警察條例,我想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幾個問題,我這邊要特別提的報告。這個條例是民國32年所制定的,訓政時期的一個法律。那現在我們發現這個法律的問題,大概有……為以下的幾個問題。第一個,它不符合民主法治的潮流趨勢,而且世界各國也沒有這一種類似的一個立法例。那第三個就是任意會增加警察工作來影響到治安的維護工作啦!第四個問題是,在建立這個相互協力合理的檢警關係制度部分,恐怕有違啦!因為現在是一個權力分工的社會。那這樣是一個我們在一個法律的制定之後,而且又有一個「調度」這個名詞,實在是由下而上的一個問題存在,所以聽起來真的是……在警察機關的一個執法尊嚴上面,也是有所扞格。

那第四個這個有點疊床架屋的一個問題存在,因為刑事訴訟法裡面已經明定,229條、230、231條,明定、規定得相當清楚了,那這個條……在訓政時期的一個法律還要再存在,這顯然是不可思議,與時俱進的一個法令的研修,恐怕是有問題啦!那所以我們這裡特別呼籲,第一個,我們廢除調度司法警察條例,不是在爭取什麼雙偵查主體,跟申請雙偵查主體絕對無關。警政署警察人員也會遵循現制,現有的一個刑事訴訟,以及警察法相關的協助偵查犯罪,這個都沒問題。那另外我們這裡一個建議啦!就是我們在整個一個刑事訴訟法裡面、偵查不公開裡面,特別提到說,它由司法院跟行政院會銜頒定的作業辦法,它有一個會銜,已經辦法出來了。那我們建議在整個一個檢、警、法官之間的一個關係,可以再修我們法院組織法第76條,以及刑事訴訟法增修,相關關係由司法院跟行政院,以及內政部跟法務部訂定相關的一個聯繫辦法來替代,應該是可以足夠相關的三方面的一個運作啦!那另外每年在整個檢、警都有一個檢警聯繫會議,那都有相關的問題都會在檢警聯繫會議裡面提出來做一個處理以及解決。以上這幾點來提供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