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大家好,那關於那個警政署提到的這個有關解送通緝犯的問題,因為這個也會涉及到法院這邊的,所以我表示我個人一點意見啦!我們當然知道警察很辛苦,有時候東西送得……在東部發佈的通緝,然後在西部緝獲的時候,要解送到東部的確是有些辛苦,而且會受制於時間,會很趕,可是我們也不得不然啦!我們知道警察的辛苦,可是因為……尤其是法院在發佈通緝的時候,其實都是審理中的案子,傳喚不到,然後傳喚、拘提不到,為了審理,所以我們就發佈通緝,希望把他逮捕歸案。逮捕到案,我們可以進行我們審理程序。那因為它已經有通緝這個它已經有逃亡的這個事實,所以呢其實我們在做……第一個我們要做人別訊問,要由發布通緝的法官來做人別訊問,確認是不是這一個被告的身分跟人別,是不是就是這個被告,你們有沒有抓錯人啊!因為……這是第一個。那在實務上有發生過那個有一些事實上有冒名的問題,有冒名,結果我們人別訊問之後發現有冒名,所以這個是一個實務上曾經發生過。

再來就是說,法院第一個還要決定的是說,我有沒有需要做強制處分的必要?那強制處分的必要包括我要不要羈押、要不要其他替代處分?那這個如果透過視訊的方式來,可能會有一些問題啦!所以呢是不是可以透過……因為其實在有這個通緝的時候,通緝代表就有逃亡的事實啦!那這個部分呢,不管他是輕罪或重罪,其實他可能都會有一個強制處分,可能法院要做一個裁決啦!所以這個部分如果是在透過視訊,可能會有一些困難啦!那當然我們是希望可以去減少警察機關這樣子的解送的不便,然後讓我們所有的……可是也要經過我們程序上的一個正當啦!所以這個部分我想可能還要再思考一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