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我也不會不同意法官或者是副司長講的話,但是剛才包括很多委員的意見,我在這邊可能統一做一個說明,各位會比較了解吧!就是說,警察喔,看起來有七萬人,然後大家都認為警察很多,所以各院、各部會,都會有各位同樣的想法,所以其實在七萬人當中,實際上跟各位報告一下,跟我們最接近的派出所,它裡面的人就不過兩萬人。那其他的大概都在做中央……我們許多活動的處理啊!或者是刑事局這些中央機關……到那邊去了,或者是我們業務機關辦業務的人。而這兩萬個人當中,其實如果再加上他們其中最重要的……剛才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說其他地方政府機關還是強烈地依賴警察機關去執行它們的事情,只有到最後開單的時候由權責機關去開單,它所造成的這個業務的負擔。而這個問題其實是,不管是公共行政或是行政法上面,它很重大的一個問題,但是可能一般的公共行政學者也研究不到這一塊,因為……那我因為比較了解一點,所以我把這個提出來,那像這種東西在德國的制度裡面,他們……它這就不叫警察機關,它就叫秩序機關。也就是說在行政機關裡面,他們自己有他們自己警察的這個概念,但台灣沒有,所以為什麼我之前會有個提案就是說,是不是其他的行政機關有要他們自己的秩序機關在內?

那因為我們的法,好像法律都擺在那邊了,但實際上執行面它不到位。以至於我們變成一種扭曲的執法的現象。那這個要跟大家特別報告、說明一下。那其實從剛才討論到現在,其實我們都討論到一個問題,就是說,怎麼去有效地使用警力,然後該用的時候用,不該用的時候讓其他檢察官自己去用的這個問題?那我也不會反對剛才副司長所提出來的這個意見,就是說是不是……把它當成是一個問題,然後我們透過司法國是會議的移請剛才講的那部分去處理,這樣子我覺得對警政署、對刑事局是感情上也比較做一個好的交代。那以上是我個人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