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這樣好不好,因為這個案子,我個人的意見是覺得說,因為這個牽涉到刑事訴訟法,應即解送至指定之場所、處所的……這是硬性的規定嘛!如果沒有做決議或修法,要行政部門要做彈性處理,技術上是有困難嘛!可以做到嗎?就是說,要視訊會議,如果照刑事訴訟法這樣的規定,我不知道……各位學法律……,是在技術上是有困難嘛!有沒有……囑託,但你要全面性的囑託,不修法就用他們的……就院檢去協調跟警政署去協調,就是說用囑託的方式可以嗎?還是要……第一個,我覺得因為這個牽涉到就是說,一個也當事人的權益嘛!因為他被從台東送到台北然後又飭回,因為他沒收到嘛!可能也是輕罪,甚至有的可能跟酒駕有關。那我覺得在實務上是不是……就第一個有沒有數據啦!就這樣的例子,如果有統計這樣的數據,我們可能在決議上會更清楚啦!就是說如果一年有幾件,然後最後交保的或飭回的有多少,收押的我想比例上一定是……因為重罪終究是少數嘛!那我們是不是有數據然後再要求當然要不要做一個怎樣的決議?能夠提供出數據嗎?如果有數據,我們是針對數據,以後再來做一個決議,好不好?

那至少要求檢討,如果數據很明確,那我們要求檢討,我想這跟黃律師的意見是很……希望就是說分兩級嘛!剛才許委員跟余委員的意見……余委員是說已經在檢討中嘛!那如果我們做成一個決議,因為這跟院檢的負擔、警察機關的負擔都有關嘛!那如果有一個決議,會不會加速檢討啦?對檢討有利嗎?如果有利,那再來就是數量,如果數量很多,那我們當然關心的,對於溝通上,或者對社會大眾、對媒體說明都會更為具體嘛!就是說,這個案子確實很多,那這麼多人因案未到對於警察的負擔,警政單位的負擔很多,再來對當事人也是很辛苦的。那現在真的科技很進步,那是不是那如果院檢能夠有一個協商,是不是能夠落實?那用這樣的方……一個……可不可以在……因為我們下禮拜要開會啦!因為我們剩下兩次會議嘛!

那這裡另外順便做一個補充說明,各位看到我們這次使用的是第六次會議,然後增開第二次會議嘛!因為增開第二次會議是因為我們上次去參觀是增開第一次,那為了讓我們的連貫,因為我們總共,司改國是會議第五小組應該總共會開八次會議嘛!大概是這樣。那今天是第六次……那是不是在下一次能夠給我們……需要給我們資料?給我們資料是不是會讓我們有助於判斷?好不好,那請警政署給我們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