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為……就是說,異地解送假設它有四萬件的話,那其中輕罪,我定義輕罪好了,輕罪我假設把它定義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罪,因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罪也許我們羈押的必要性不是這麼地高,那羈押之後他聲請責付原則上我們必須讓他具保,那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要區分出這是重罪或是輕罪,這是第一個問題。也就是說,一旦今天這是一個重罪,那我不羈押他的可能性大還是不大?因為為什麼會解送?因為通緝,通緝的原因是什麼?因為他逃亡。

那當然逃亡這件事情會連結到剛剛這個說文書的送達,司法文書的送達這一點,很多時候是他沒收到,他根本不知道,所以他就不來,那他為什麼會不知道?寄在警察機關他都還不願意去收,或者他不知道要怎麼去收,那因此我們如果把它放在郵務機關……我必須說明一下,這個郵務的送達,以前,我去查了一下,民事訴訟法一開始是說,原則上是寄在司法警察機關必須要去寄存,後來是考慮說郵務的方便了,所以我們再另外增加了說郵務也可以協助,是司法警察機關為主,後來修為為輔。那我們現在是幾乎要把它整個倒過來說,由郵務機關為主,但是這個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也如同黃委員剛才也講到的,郵務機關的工作時間跟我們人民的工作時間,這個真的是有落差。一個……人民晚上他收……都沒有辦法去收的時候,那這樣到底……他很容易就被通緝,那通緝之後接下來就是人犯解送的問題。所以前面我們先說不讓警察機關來進行這一個文書的收受,後面我們又說他不解送,我認為說這兩個東西它是連帶要一併檢討的。

那另外一個是說,視訊的結果,我們大概可以想像,今天一個台北的發佈通緝,在我高雄這邊被抓到的時候,OK,我可以視訊,我認為說在輕罪的……假設我們先以輕罪的前提說,我來做這個遠距離的訊問,但是送來我高雄法院了,我手上沒有卷,我只有一個通緝書,那這樣我能夠判斷的依據我……我人別的訊問……我做初步的人別訊問,這一點可能做得到,但是案情的必要性,就是所謂的羈押必要性,我必須審查整個案情它的事證、他是不是犯罪嫌疑重大這一點,我沒有卷的時候,我一個高雄的法官,我根本不曉得那個卷它是怎麼進行,那我不曉得這個卷的資料我手邊沒有這份資料的時候,我做這種遠距訊問,那我下這個判斷,這個風險性是極度的高。

那他有逃亡的……因為他是逃亡的事實,這個是第101條,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一項第一款的一個事實。這種情況下,我是不是原則上我最安心的做法,反正他是通緝犯,他逃亡的事實了,如果又說這是三年以下,如果是這樣子的時候,我是不是以羈押為原則?我先押起來,我要不要做這種選擇?就是說我不抓,警察我不抓,但是你送來我法院,我是不是以羈押為原則比較安全?萬一這個人有其他的案件的時候,這種風險性,你要讓一個法官來承擔嗎?所以我想在異地訊問的時候,我們可能要考慮另外一個說,他抓到都是臨時,那我們卷證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送到異地訊問的這個法官?台北的卷什麼時候可以送到我高雄?

那下一個是深夜不訊問這件事情,他抓到了,深夜的時候我不能訊問。那這個連帶的是這個被告恐怕卷還沒送到我手上之前,你晚上就必須在這個拘留室先過一夜了,這個產生的不利益可能大家要斟酌,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