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由原來的院檢做視訊審問啦。就比如在花蓮,我台北視訊,我看到他,影像看得到人嘛,在科技上是已經很容易辨識了啊,那當地法警也幫忙身分識別嘛。我想當然一定難免有一、兩個案件因為識別還是有問題,但我覺得那不是我們應該討論的啊,我們不能因為有一兩個案件曾經因為這樣,我們就不做這個政策啦,我覺得這是我們在決策上應該去考量。

但我覺得,那如果這樣,大家意見可以……就是說,剛才幾位委員的意見……最重要還是在於說,包括覺得如果三年以下是可以做配套的在視訊去處理,因為現在其實社會移動很快,很多人在不同的地方,他也不見得收到,那以輕罪為原則、三年以下為原則。那是不是請章委員就把這個部分作為提案,我們待會就看看這個部分。那當然希望就是說,警政署能夠在會後,在兩、三天內,越快越好,給我們一個資料。那因為我們最後到大會可能也有人會問到這個問題,或者我們最後要做一個報告的時候,還是希望有更多的數據。那這個必要性,因為我希望我們的出發點是說,如果最後當事人解送以後還是都交保,或者說飭回的話,那就表示那些會在……假如說他住在台北,會在台東工作,他就是經濟上比較辛苦的嘛,你也不會把他送回去,他還要自己花錢坐車回去耶,我們警政不會再把他送回去嘛,他自己要花錢買票、買車票再回去工作啊,他也不……他如果能留在台北就好辦了,他會在台東就在台東工作了,那我們把他送回台北是他不用錢,但回來他還要自己買車票回去,對當事人我想也是一種負擔啦。我希望我們這個提案是從當事人的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那再來才是說……那因為要運用現代化的科技來做這個人別的訊問跟遠距的訊問嘛,再來也讓警政的人力上獲得合理的、更有效率的應用,來提高社會安全的這個……我們的……建立一個比較……社會安全也能夠提高,大概是這樣的概念,好不好。那如果沒有不同意見,我們就……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