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補充一下。我想特別強調一個觀念,就是其實權力越大,責任越大。任何權力,在我們現在的法治社會都有受到節制,檢察官受到法官的節制、受到檢察長的節制,檢察長受到檢察總長的節制。所以警察在行使他的職權的時候,也勢必在權力制衡上受到相當程度的一個約制,這一點在法治社會實在是難以避免。而且司法警察調度條例在實務上其實沒有窒礙難行的部分,雖然檢察長對於警察機關的同仁有獎懲的權力,但是在實例上從來沒有濫用的情形,特別是鼓勵的居多,通常是給警察同仁臨門一腳,讓他有更好的一個績效表現。所以我實在是感覺不出來有特別去檢討它的一個必要,當然相關的法條文字有落後的部分,這個可以修正,我覺得是可以認同的。

那第二個就是剛剛副座這邊,咳、是很好的朋友,我覺得他也非常地勞苦,但是他提到一點我覺得也未必是一個可以接受的觀念。他提到說,像用調度啊、指揮啊、監督啊,這個會影響到警察的尊嚴。但是莎士比亞曾經說過一句話,我覺得可以給警察同仁來參考:「玫瑰不會因為它不叫玫瑰,而影響到它的芳郁。」像警察在整個社會,民間的支持度、肯定度是非常高的,不會因為有一個司法警察調度條例他就變得說沒有尊嚴,完全是在他自己的專業跟執法能力。像許副局長,我就特別要利用這個機會,非常地肯定他非常地勞苦,我當年處理了那個呂介閔的再審案件,其實真正的功臣是我們的副局長,他動用到刑事局的DNA最新鑑定技術的一個支援,把這個案子完全平反。這一點是非常不容易的,我在這裡還是再度肯定。

那有些觀念雖然有些不一樣,特別請副局長這邊來包容。我是覺得我們警察的任何警政改革必須從民眾的角度去思考。如果說只是盡量去切割,可能這個不見得會……反而會讓警察的這個信任度下墜,因為警察在我們的心目中是人民的保母。以上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