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謝謝蔡委員。就這個部分,我們其實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從……我手邊所從立法院的議事系統查到的資料來看的話,101年就有不同的方案就已經……法案修正案就已經送到立法院裡面去了,那因為可能換屆的關係,所以法案又重新去提出來了。那目前在目前的這一屆裡面,親民黨黨團這邊也提出了一個廢止調度司法警察條例,那民進黨的段宜康委員他們也提出一個調度司法警察條例。那廢止的理由大概就主要就像警政署提的這樣一個,主要的理由大概是這一些。

但是同樣民進黨所屬的顧立雄委員、尤美女委員、姚文智委員等人,他們所提出來的這樣一個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同樣地他們也在立法理由裡面--就是他們的修正理由,他們也去注意到說,可能有些地方確實條文上用語不合時宜,那也有這個問題。但是他們也針對了其他就這個不合時宜的部分進行了修正,但是就其他認為說跟性質應該是不相扞格的地方,他們一樣是保留,選擇了說用修正的方法來處理這樣一個調度司法警察條例,而不是以廢止這樣一個做法。

那就是這個……一來……說明的第一點是說,就廢止或者是修正,已經在立法院已經有兩個正式的草案提……兩種不同方向的提案在立法院在討論中。那就這個部分,我想相關的意見都已經很完整地透過草案提出來了,要不要在這邊討論這是一個問題。那另外一個說,就細節的問題是說,我們一旦在這邊做出廢止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決議的時候,那其他相關的配套,我們並沒有從警政署這次的提案裡面……也就是說,廢止之後,那剩下的這些具體的作為……如何去把目前用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在處理的這一些事項,用什麼樣的法律來再做規範?是在……剛才有提到說在刑事訴訟法裡面,那如果我們把這些目前調度司法警察條例所謂的不合時宜的地方去除掉之後,把其他的條文搬到刑事訴訟法,這是一個方向嗎?我的意思說,配套的部分是怎麼做的?那用語的部分,純粹地說用語的一個說法,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調度」兩個字,在刑事訴訟法裡面就有這個文字,調度兩個字。

那第二個部分我要再說明一個是說,到目前刑事訴訟法裡面,關於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在刑事庭的法官是可以準用的、去適用的,因此刑事訴訟法裡面很多的地方,檢察官可以去指揮警察去協助這一些部分。它在刑事訴訟法裡面都沒有這個刑庭法官的部分,理由,我想我個人的一個從體系上、從立法體系來看的話,是因為現在有所謂的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存在,因此刑事訴訟法在這一塊並沒有這一分的規範。這個從搜索這個地方來看的話,檢察事務官他們必須要……在128條之2,它寫說,檢察事務官為了執行搜索,必要的時候可以請求司法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去協助。它在這邊為什麼會特別去講檢察事務官?因為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主體裡面,我如果沒有搞錯的話,它應該不包含檢察事務官。因此我想……我只是要強調說,配套的部分。它是要廢止之後我們修刑事訴訟法,那是這個方向,那我沒有很大的意見。但是就是說,目前立法院已經有兩種不同的版本在討論的時候,我們還要不要再討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