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大家好,有關於這個我們黃委員跟周委員這個提案,我想要不要在這邊討論我沒有意見,就尊重。但是我個人是非常支持的,就是說有關於警察的教育的那個內涵,因為可能那體系的關係,他需要比較要求要這個服從。那但是呢因為他是執法機關,就是他是一個公權力的行使的第一線主體。所以呢在整個教育的內涵上面跟我們現在講的所謂的人權,就是這邊所提到的民主或是有一些比較細膩的部分可能不太一樣。那剛剛我想兩位委員所要講的就是說你這個課程的設計,其實是在那個養成那個意識的部分,課程實際上內涵的設計。那而不是說你只有課程名稱改了,或者是說你原來的那個你到底要養成的是什麼樣子的Competence職能,我們現在非常強調就是那個職能的概念。我想這個應該是比較重要的部分。我想這個是我稍微附議一下就是有關於黃委員跟這個周委員的部分。因為這地方我要稍微強調就是說剛剛我們章委員其實章院長其實提了蠻多。那我一直記得幾年前我們在一個Conference的場合,有提到就是說其實我們的警察其實工作量真的很多,那但是呢我想這當中其實可能是應該把我們的警察現在呢應該是把他的整個人事體制呢,包含裡面的人事警察的那個人員別,你都要重新去檢討。有一些它其實是真的是屬於在執法的,他在第一線的,他會出生入死的。這個部分甚至包含他的薪資什麼,可能我們要另外重新思考。可是有一些可能不是。那我記得如果沒記錯的話,章院長其實幾年前給我一番話,給我很大的啟發。他提到就是說中國的部分號稱警察很多對吧。但是實際上他們的警察是有不一樣的類型的。那這樣子我覺得這個是可以思考的,我想因為章院長之前幾年前跟我講這個,讓我覺得哇。這個改對整個警察的有些改觀,就是怎麼有這麼進步的學者。所以我想說其實這個地方呢可能如果說要減輕警察目前在很多的勞務上面,包山包海。然後呢因為他被稱為人民保母,那保母就是從包尿片到什麼你通通要。那我覺得一個比較正辦的方式是我們重新去檢討人警察人事體制的這個部分,包含他的劃分方式。不一樣的工作性質的你就應該是領不一樣的薪水,我覺得那包含你整個教育訓練。我想說這個我要稍微講一下就是說,我其實很支持警察改革的,但是只是有一些議題可能不適合在我們這個地方談啦。我想這個稍微說一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