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點我是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就是跟章委員不同意見,說剛剛提到說怕警大不見了之後就沒有一個學術研究機構,我覺得這個理論不是很能說服我。因為現在台灣妳看除了警大在做相關的研究之外,其他像一般大學不要說我們或中正,還有其他法律系所或者是其他,都其實是做相關的研究也很多。其實更好的做法是應該在各大學裡面去成立警政研究所。把他在大學裡面去融入這些民主批判式的教育,然後重新反省我們的警政或者是矯正的這個系統裡面的問題或評估。你把它圍在一個系統裡面評估的時候其實是自己在評估自己,就是做的人也是評估的人。他的關係太密切,缺乏學術的獨立性,反而我覺得這個特性反而是比較不利的。這是第一點。至於說警專警大為什麼要合併,除了這邊所陳述的理由之外,還有就是我們我們現在基層員警,我們現在警察是一個本來應該是一個正三角形。可是我們現在是一個中間很胖下面很少的。剛剛談過最基層的只有兩萬多人左右,然後上面中層的那個警官很多,上面那個也不太多,所以那個位子也很少。可是這個體制是這樣子的扭曲,使得我們的基層員警做就是永遠沒有辦法有什麼太多的升遷機會。除非他重新考到警大去在受過兩年的或者是一些訓練。但是如果基層員警他在這個基層實務上做很久之後,他的外勤工作實在已經造成他太多的負擔,要叫他去考那個筆試其實有點困難。雖然績效可以得到一些分數,但是筆試真的很困難,所以到時候他們在做到一定程度大概已經失去那個工作的熱誠跟上進之心。所以我覺得警專跟警大這兩個合併其實是能夠重新讓所有的官警都從基層做起。然後再循序一定的制度慢慢去升遷,我覺得對於那個對於基層員警是比較公平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