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就……對,我想,周委員有提了書面意見嘛,大家都看到了,那不知道法務部余委員要不要……就這個東西其實我們要跟司改做一個連結啦,因為說真的,如果把這句話放在台灣所有政府單位上都適用啦。台灣的政府的KPI都很過時,那當然如何找到對的KPI其實比什麼都難的事情,連我們司改國是會的KPI是什麼,我們自己都不見得知道。真的這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所以我們要怎麼去做這個決議,讓大家覺得這個符合有它的必要性跟有它正當性,甚至有它的可執行性,這當然是我覺得這樣就好。那因為這跟、因為如果要跟司改連結就跟……應跟檢察署、地檢署關係最密切,跟法務部嘛。就它的移送讓法務部造成怎樣的困擾或怎樣的問題,有沒有、或有沒有數據啦,因為這樣的立論當然是說,剛才許委員已經講了,我想當然是一定是概念上,那當然那幾個方向我想多做發展。只是說,我們司改國是會議跟這個東西大家覺得怎樣要做成這樣的決議。有沒有?余委員要,然後陳檢察長、陳委員應該對這個東西最了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