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問題我們的用詞要用什麼呢?就是說,我同意呀,就是說,重點,那當然這個如何訂定適當的工作目標、回應社會的需求、不要過猶不及,其實剛才講的,這個問題的最根本核心理念嘛,但要做到,我們怎麼去做一個表達能夠讓他做到,我想所有的問題都是來就是地檢署的管理也是一樣嘛,檢察官能夠對於所有的案量能夠輕重緩急能夠分的清清楚楚,既能夠落實司法又能社會安全。我們要做怎樣的決議我是覺得這個決議課本上都有寫啦,那如果警政署長他不去回應這個,都我們告訴他怎麼做警政署長,如果我們只是這樣的一段話可以不可以,大家能不能接受?就是說,如果今天下午我們待會跟記者見面跟他講就是他一定講說能不能請你舉例說明,他根本報導上也不知道怎麼寫啊。當然我們剛才講的那個當然可以就是說,如果有一個、剛才那個王委員講那很具體我想大家都同意就,不要因為太過度的類似一個運動式的KPI導致整個警力的……那這個怎麼去做、怎麼去,因為我們缺乏數據,如果你有數據,或者說我們有一個統計表格,那這個溝通上會變得比較清楚,那我們只是這樣一個原則性的東西。我們要通過這樣的概念嗎?大家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