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個東西我覺得很難啦,就是說,他不可能沒有績效啦,但如何績效跟人性、如何取得一個平衡,這是極高極高難度的問題,我想這是非常困難就是說,當然對我們我想警政署一定會有它的難處啦,譬如說立法院有不同的KPI嘛,希望你數值給它查獲多少,它一定、這一定……所以我覺得這個大概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請我們就這個部分、那我們這裡就先這樣打住好不好?那我們下一次再……來,余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