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贊成績效要檢討,我會、就主席指示啦,我會跟周老師提的,我舉一個一分鐘的例子——拘提。那個查到那個通緝犯,好像有一分還是依照他的嚴重與否會有不同的分數,可是拘提咧?沒有分數。所以我們要通緝一個人犯之前、通緝一個被告之前,要先傳嘛,用雙掛號傳傳不到的話就會發拘票給警察去……法官跟檢察官都是一樣,這是我們的實例,我想不管李法官或者是那個許法官……一百張拘票大概有九十幾張抓不到,因為沒有績效。所以我們台灣的通緝犯的比例是非常高的,這也是又衍生出來剛剛提到的說,那我們通緝犯那麼多,所以我異地解送,其實都是連帶的問題。所以這部份的話,我一個問題,因為從那個可以看出來,所以警察會守在被告的家裡面。我在士林地檢署的時候,我就做了一年的統計,我今天發布通緝,明天移送書就進來了,你拘不到跟你通緝明天就抓到,這個確實是在基層警察、我從我分發開始時想要……我曾經發過兩次文,拜託警政署檢討拘提的這個制度啦,可是到現在還是沒解決。所以如果說要檢討那個績效制度的話,確實我覺得說我會追隨那個周老師,我們好好來檢討這部分,讓它可以執行,至少可以改變目前的一個現況,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