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席以及各位委員,想說在這個第一點的部分我想提出一個報告,想說給各位委員做參考。就是說,我們現在如果要研議這個兩階段的審理程序,也就是說量刑程序將來可能……我們現在其實就有量刑的辯論,但是這個程序沒有特別的獨立出來,那所花費的時間可能相對的也沒有特別的長,因為這些可能在辯論的過程中,那被告、檢察官還有這個辯護人可能就要做一個說明。那我們將來如果要把這個量刑程序做這麼、更慎重的來做處理的話,那所花費在這個量刑程序上的時間,我想這恐怕會是相當幅度的增加。

那我舉個例子來說,一個案件,假設我用這麼、我們將來設計出比較正式的辯論程序、量刑辯論程序的時候,一個案件如果增加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那我去司法院的統計年報這邊,我看到、就是說,我手邊的這份資料顯示,從九十五年到一百零四年的統計資料來看,平均每個地方法院、每位法官每個月辦結的件數大概有六十件以上,然後在高院的部分,每位法官每個月結案數大概都在十八件左右,大概十八件左右的這樣一個數字。那在刑案假設我每一件結案為了這個量刑程序可能要增加一個小時的時間來講,我一個月一個法官他就要增加十八個小時,一件一個小時來算的話。那地院的話,每一位法官一個月光結了六十件裡面,他要多花六十小時。

那從法院的角度來看,我們說,這樣的程序是更加的符合程序的正義,也能夠讓量刑的資料更加充分,這是應該要做的,但是應該要做的事情就應該要去做,但是所需要的人力是不是應該要同樣對等地去增加?因為很簡單,我今天增加了事情,我每個人一天的辦公時間就是八小時,法官平均大概工作時間大概是十到十二小時以上,那我一樣多的時間,我工作量大了,我勢必、我必須從其他時間、從其他地方把時間省回來,因此在這邊我的建議是說,如果我們在這裡做了這樣一個量刑程序,增加了這個程序的負擔,有沒有可能我們在這邊同時去檢討說,請司法院去評估這樣可能會增加的這一個法官的程序上的案件審理程序的負擔?因此必須要對應的去增加法官的人力。那這個目前總員額法的限制之下,司法院的總人數只有一萬三千九百個人,但是我們可以看得到,在司法改革這樣的一個議題之下,各組所提出來的增加在法官上……就是說法官的程序負擔上所需要增加的時間恐怕不少,那對應的人力我們有增加嘛!

那如果沒有量增、人沒有增,那大概只有一個方法——質降,品質必須要做下降。那因此在這邊有沒有可能我提出這一個建議是說,那建議……這應該是行政院的、就建議修改這個中央總員額法,那去研議說調整這個司法院的總員額的這個人數,以上的這樣一個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