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同樣是我們法院的問題,所以我也表達我自己個人不同看法。那因為這幾年,應該在這幾年我會在刑事已經很多年了,那這幾年關於這個量刑的問題,我上次的報告有說過,現行其實它有一個科學範圍的意見,它相當於量刑的辯論,可是因為它沒有跟定罪分開,所以那個量、科刑的辯論的,它變成是空洞化,那它也就是說,因為不知道有罪、無罪,所以大家其實對於要量刑的那個、科刑的辯論都有一個虛化,不敢講了啦!都不敢講。那在我自己深刻體驗說,就有一點……這個虛化我自己覺得很可惜,所以我自己現在目前的做法、我聽到目前的做法是,如果它的科……因為最高法院有幾庭,我們有幾個判決的見解,甚至有認為說,在我們可能量處、送罪的案子裡面,那個關於科學的資料要最後調查,但是所有的那個事實認定之後在量刑之前才能做調查,那個慢慢要導引進量刑的辯論,真正量刑的辯論,那是一個方向。那我同意的定罪跟量刑可以兩階段分開是因為由於我這幾年的辦案的經驗認為,它的確具有分開的必要,那分開以後呢的確會有如李法官所講的,它會增加我們法院一些負擔,案件可能會往後延、會拖延。那可是我自己是認為,某種程度為了量刑的適當、真正的辯論,我是會認為它還是有需要一個……這個方向還是要走的啦!所以我會認為應該要的。那至於說,我們實務上會增加你的負擔,我也相信,我有在實務這麼多年我也知道,它會可能會增加一些……我認為法官的負擔不是重點,它的重點可能會持程序會延長,會延長一些程序,那延長程序可能就是雙方我們跟雙方當事人之間可能要再去做協調,檢察官、被告、辯護人再來做協調,甚至量刑的辯論之後呢!檢察官、辯護人可能都要去學習如何去做量刑的辯論,這個也是大家都要學習的,那法官對於量刑的辯論其實如何傾聽、如何做判斷,也是我們要學習啦!!所以我自己是認為說,當然後續支援的問題跟那個案件量的問題我想司法院都會做考慮的,我自己內部可能也會做一些建議啦,這是我第一點要說明的。

第二點剛剛那個李委員所提到的那個總員額的問題,我記得好像是在第一組還第二組其實司法院已經有提出要突破總員額法的問題,在國是會議裡要討論。所以我想這個部分應該是那一組裡面應該就會討論,現在忘記是第一組還是第二組,第二組啦!有這個議題要討論。所以我相信也可能一併解決,好像昨天第一組也要成立那個原民法院嘛!那原民法院可能也要多人力啦!大概可能會一併來討論我們的員額法,這個是我的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