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提的就是那個引進專家證人跟法庭之友的這個部分,其實後來思考是不妥當的。因為他量刑的問題是要牽涉到這個人他的所謂的犯罪歷程,或是說他的家庭然後社會背景等等,這樣我們所謂的社會調查,那這個東西其實不是叫做專家證人,就是在一些死刑案件,他有那個……會請精神科醫師或者心理師去評估這個人,去作出他所謂的有沒有教化可能性或者是什麼樣的一個,適不適合判死刑的一個量刑這樣子,所以這個不是叫做專家證人,那另外法庭之友的那個部分,其實也是屬於一種法律意見的給予,他也沒有辦法去接觸到這個人,所以他不應該在這個量刑上面去引進這兩個制度,這個可能大家再考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