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補充一下、我補充一下,因為上次專家證人部分是因為現實在的法律裡面沒有專家證人這個名詞,可是鑑定是有的、鑑定是有,可是我們現在其實要漸漸發展專家證人的這個制度,所以我上次同意說引進專家證人這個制度,因為在量刑上,如果要更仔細,因為有一些案子,可能他的量刑的資料要更豐富,包括到被害人心理所受的傷害到底有多痛、多少,其實他的程度有時候我們要透過專家證人或鑑定,也許不到鑑定,可是專家證人到法庭上來做一個說明。專家證人他其實到法庭上以後,可能會經過被詰問,雙方詰問,所以他是在公開法庭,他的意見可能要被挑戰,那鑑定當然也會有這個問題,那法庭之友呢,我記得上次許大法官是說,法庭之友是類似,他不僅是法律意見的提供,所以我覺得如果他也是提供我們關於量刑資料的參考,那我覺得他也是一個資料之一,我自己會同意說,因為這個所有的可能跟量刑資料的蒐集有關係的,其實應該就是列舉的啦!因為漸漸發展它會愈來愈多。那因為我自己的個案裡面其實就發現我自己想不到的,只要當事人有聲請,那我覺得他的要提供的或希望我去調查的資料,可能會影響到我量刑的心證的時候,其實我會去做相當的調查,所以我覺得那個是可以的,所以我是覺得說原來的專家證人跟法庭之友,或是說法定之友等制度,或是等制度,這樣或許可以……